昼前

开始写给自己。

CP:璃子。

情人节

CP:楚子航/路明非

前言:穿插的三十题,和私设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@七弦考试加油♪

【上】

【下】


完。


后言:歌源 我喜欢这首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有点烂尾还满满是套路´_>`

2017-06-22

CP:楚子航/路明非

前言:江陵鬼面灯会和蟹黄梗源于《徒弟都是债》

早就垂垂老矣的他靠在繁重的锦被中,苍老枯朽的眸子无力地合上,早已不见当年权倾朝野时的凌厉风姿。

他已知自己今晚就要离开人世,早就召集了座下门人五百,把所有需要交代的事系数告知他看中的几个德才兼备之人。

此刻相府里已是只余他一人,他遣散了家丁奴仆,只留下一直陪着他的猫。

猫也很老了,跟着他半辈子,他手下抚着的皮毛已不复原来的光亮柔滑。老猫睁着自己棕色的眼睛,在他的抚摸下发出舒服的呼噜声。

有时候他呀,看着这只猫的眼睛,就像是看见了那人莹亮温润的眸子。

人皆传当朝宰相身边一直无如花美眷相陪,是心里念着个极其重要的人,...

2017-03-12

瓜子,媳妇,小伙伴

CP:楚子航/路明非

前言:议者  @离  @肆酒葉  @骨骼

一本正经


图是不是看不到


完。

2017-02-20

「论坛体」陛下又不给医药费

CP:楚子航/路明非

前言:古代版论坛体,丞相楚×陛下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以及,这什么鬼!

【吐槽】陛下又不给医药费

№1=·=

如题

№2==

哎呦呦,谁这么大的胆子敢说陛下,楼主你就是有一百个脑袋也不够丞相大人砍的呀。

№3==

我去楼上,那么快的手速不占楼你这是你占着茅坑不作为。

№4=·=

我换个岗的时间楼就没了,话说你们大半夜不睡十几个意思(ノ・ェ・)ノ

回复№2==

所以说用的是匿版嘛

№...

2017-02-14

狐说⑵

CP:楚子航/路明非

前言:前篇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开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。

明明前一刻还是红日当空,没一会就墨云遮住天幕,雪片纷扬而下,街上摆摊的买家都开始忙活着收拾,闲着出来的人都躲在了离自己最近的屋檐下面,三三两两闲聚,说着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话,看雪落着,地上刚还是人走着的街道上慢慢布满一层银色。

楚子航就站在那些闲聊的人身后,身边无一人相谈,只是看雪看了很久,才突然恍神般的慢步走回到他住下的客栈里。

路明非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,毛茸茸的大尾巴在脖子那儿围...

2017-01-29

CP:楚子航/路明非

前言:前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拿什么拯救文风

·如果有来世的话,我希望我是人,能陪你吃红豆糕,能拥抱你,能喜欢你。

人们皆传楚家得到一只魅种,已然开出了花苞儿。人死,若是执念纯净便不灭,可凝成魅种。

魅种就是一颗种子,在无根之水中生长发芽开出花苞,等到花苞绽放的那一刻,魅长成,选一人为饲主,终生相护。

世传魅为执念所化,灵魂不沾凡尘,最为纯净,可佑一方福泽。

于是楚家成了众矢之的,有歹心的人都赶在魅种花苞开放之间去抢得魅种,可身为灵...

2017-01-25

CP:楚子航/路明非

前言:爱心树  翅膀记得,羽毛书写 树先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大爱张悦然(-ェ-)。o

路明非是一棵树,他不像很多树那样越长大越粗壮,而是一直很纤细,好像时间不会在他身上停留,所以他不会记住时间,别人也不会认为他在这儿扎根生长了很久。他在这葱郁的森林中并不起眼,甚至瘦弱到没人注意。

所以他总喜欢明目张胆看着脚下的这个小镇子,看孩童嬉戏,老人悠闲,大人农忙。看再往远些的大城市中珠玉锦缎,富贵人家,皇亲贵胄。

半...

2017-01-24

CP:楚子航/路明非

前言:他人视角,不明意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走在ooc的康庄大道上

那一次,我从常州做完事回到教中,守门人依旧是一副懒散的样子,无所事事,只是见到我时才慢悠悠的点一下头,环视一周见没人注意,才凑到我身边低声说这最近教里发生的事。

“护法大人可知,前几天祭司大人杀了几个在殿上出言暗讽教主的长老。”

“嗯?什么时候的事?”我一时怔然,连刚想的要赶紧去见教主的想法都暂时抛诸脑后。

“就是护法大人你走没多久,也怪那几个人不长眼,早有反心,触了祭...

2017-01-21

守护神

CP:楚子航/路明非

前言:梗源于《渡灵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本人只喜欢林小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林小悠:并不是因为你需要保护,而是因为,我喜欢你啊。

1

在老一辈人的故事里,每一个人从出生开始,身边就有一个守护神。

每一个守护神一辈子只守护一个人。

尽管人类长大后不再需要守护神。

2

在别人眼里,楚子航是那种别人家的小孩,...

2017-01-11

狐说⑴

CP:楚子航/路明非

燕京的市集位于城中心,来来往往间人头攒动,路边的小贩都放大声音吆喝抢生意拉客,唯恐自己抢不过别的摊贩。路边不时有从异域来的商人,牵着载满货物的骆驼缓慢在人流中穿行,驼铃清脆。

这座异常繁华的城俨然有了万国来朝的景象。

不过,在这其中最冷清的,是一家买宠物的店。铁丝围成的笼子里关着形态各异的动物,小到猫犬,大到狐狸,幼豹,倒是应有尽有。

说它冷清,倒不是因为没有客人,而是店里太过安静。光顾这小店的,都是些神色冷漠的捉妖师,眼神偶尔相触时各自冰冷一片。没几个捉妖师是关系和睦的,他们之间最多的是竞争关系,甚至生死仇敌。

角落的笼子里蜷缩着一个棕色的小动物,毛茸茸的尾巴...

2016-12-27

驯鹿和圣诞先生

CP:楚子航/路明非

前言:祝双旦快乐

诺顿馆铺天盖地的一片红色,比起圣诞晚会,更像是中国古代的婚礼现场。

“那边的圣诞树缺一个星星,快去找一个。”伊莎贝拉对一个学生会的成员嘱咐好最后一件需要做好的事,环顾四周,确定完美以后,看见站在角落的楚子航。

其实楚子航从中午开始布置诺顿馆的时候就在这儿了,但看他穿着执行部的黑色风衣,握着村雨面无表情的样子,没人敢过去搭话,大多数人认为前任狮心会会长是来寻仇或是讨债的。

“请问楚师兄,有什么需要我们为你做的吗?”

“路明非在哪儿?”

这才是楚子航来学生会的目的。

“路主席去送礼物了。”伊莎贝拉笑容一丝不苟,虽然她已经感觉到楚子航身上的冷气...

2016-12-24

神兽宠溺系统

CP:楚子航/路明非

1

这一日,阳光明媚,天气正好。

楚子航坐在台阶上面无表情的打量着怀里小小的黑龙,他坐在这儿已经一个多小时了,保持怀抱黑龙的姿势从头到尾。

小黑龙趴在他的膝盖上打着哈欠,爪子握着尾巴摇晃,背后黑色的龙翼有一下没一下的扇动。

楚子航伸手戳了戳小黑龙的脸,软软的。

小黑龙被戳得有点不舒服,睁开半合的眸子不满地看了他一眼,赤金色的瞳孔因为一个哈欠而水雾弥漫,

这便是新生的神兽了,而楚子航,成了新一任的祭司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楚子航又伸手摸了摸小黑龙背后软软的龙翼。

小黑龙偏头看了他一眼,声音迟疑,

“啾……啾啾?”

“听不懂。”

“喵?”

“你不是猫...

2016-12-17

动物总动员

CP:楚子航/路明非

前言:段子体;很短

1

从前,有一个动物园,叫卡塞尔。

卡塞尔的动物们相亲相爱,相爱相杀。

2

路明非和其它的狐狸一样,从小在狐狸园长大,狐狸们彼此间感情深厚。

一天,他去狐狸园的时候被拒之门外,守门的是以前总欺负他的名叫诺诺的红狐狸。

“为什么呀?”路明非急眼。

“因为你不是我狐狸一族。”诺诺把爪子搭到门上。

“不可能呀,那你们以前为什么不说我不是狐狸。我一定是狐狸的呀。”

“不不不,你是一只猫,我们之前一直没看出来是因为……”

“什么……”

“你是一只狸猫。”

3

诺诺对自己的男朋友一直很无语。

一天,她问正在追着尾巴无限转圈的凯撒:“...

2016-12-04

小药的忧伤

CP:楚子航/路明非

最近几天,我总喜欢用爪子托着下巴趴在阳台上做沉思状,虽然阳台很冷,一吹冷风我的毛都炸起了。

不过为了吸引目标的注意我也是忍了。

冷风一吹,我总觉得有一种淡淡的忧伤。

我是一只猫,叫小药。为什么一只猫要叫这么古怪的名字,我的主人某一天看着我自言自语的时候我才知道,那段时间我主人觉得他有病,在宠物店看到我的时候他的心情就明媚了,好像吃了药一般。(……)

我估计这是因为我和他长的很像的缘故,我们的表情都像一个字。

囧。

我这段时间的忧郁与我的主人有密不可分的联系。

我主人姓路,但我觉得他应该姓二,他是那种挺二的人。怎么说呢?你难道不觉得一个熬夜追番,最后死睡在椅...

2016-11-03

未必孤独

CP:楚子航/路明非

我是这家精神病院的护士,这是明面的身份,我还是卡塞尔的一名普通专员。

我其实挺喜欢现在的状态的,每天悠悠闲闲的完成任务,回家后好好睡一觉,或者去守夜人讨论区刷刷帖子。

记得三年前最火的帖子是,“S级常驻精神病院,龙血反噬双目失明。”

这也和我的任务有关。

我的任务是监视一位精神病人,他叫路明非,曾是学院里独一无二的s级,却在一次任务后臆想出一个叫楚子航的师兄,他几乎发疯的寻找那个人,到了疯魔的地步,险些精神失控化作死侍,最后被禁锢在这家精神病院里。

这其实是学院的一处秘密遗址,里面全是龙血失控被强制做过脑白质手术的混血种,大多痴傻疯癫。

他应该很爱那个叫楚子...

2016-11-03

每天被发狗粮的我心好累

CP:楚子航/路明非

前言:好想长长长

我叫楚小路,因为我爹姓楚,我爸姓路。

不错,我家根本没有什么雌性生物。至于我的来源,是我老爸老爹母校卡塞尔某疯子部的一次实验,据说我出生后,卡塞尔的同性恋爱者数量增加了一倍之多,带头的就有校长,副校长一对。

噢,天啊,我还是个孩子。

不过这直接影响了我的人生观和性取向。(简单介绍下,我的另一半叫张小邪,倒斗一把手。)

老爹对我抱有不喜的态度从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,或许可以追究到更早。

我喜欢抱着老爸睡,老爹不让,因为老爹也喜欢抱着老爸睡。

“为什么不让我抱着小宝睡(小宝是我的小名,叫小路老爹不让,啧啧啧。),楚子航,你不能剥夺我对孩子的抚...

2016-10-21

受伤

CP:楚子航/路明非

前言:我是只废九束了

杀胚受伤了。

路明非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瞬间懵逼,彼时他正在学生会主席的位置上,听着各部部长关于前届学生会主席凯撒·加图索与巫女陈墨瞳订婚宴上的送礼问题而吵得唾沫横飞。

这时,秘书伊莎贝尔凑到路明非面前小声说:“主席,狮心会会长执行任务时受伤了。”

额,一定是我睡觉的姿势不对。这么想着,路明非歪着的身体极为灵巧的滑回椅子正中。

伊莎贝拉一直知道路主席是什么德行(当年的小星星眼只是一场幻觉),她把平板塞到路明非面前,指了指3秒前在守夜人讨论区置顶的帖子。

#狮心会会长楚子航带伤回归,昔日王者是否退位让贤?#

“伊莎贝拉,原来...

2016-10-03

© 昼前 | Powered by LOFTER